动态
新闻动态 > 揭穿耳聋治疗中的伪科学和骗钱术

揭穿耳聋治疗中的伪科学和骗钱术

2017-08-03 15:18:36

  行宽教授(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耳鼻咽喉科卜)曾在《我国的防聋工作如何与WHO接轨》一文中提及回顾我国的工作。在治疗方面,虚假广告泛滥,游医作祟,误导误医严重,聋人徒受损害这些情况屡见不鲜。邓教授阅读后,不禁使他回忆起自解放以来,我国出现的几波治疗耳聋高潮。

  1954年,《健康报》报道了沈阳铁西区针灸门诊部医生采用针灸疗法治疗二百余例聋哑人,其中70%以上的病例,经过几个月治疗,能够开口讲话。在社会上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可以认为这是第一次针刺聋哑治疗“有效”的报告。

  大跃进运动时期,在这个大背景下,出现了国内各地针刺治聋哑第二波高潮。当时正值“西学中”的热潮,批判西医轻视中医的弊病。耳科学教授刘瑞华对此提出质疑:“内耳毛细胞损坏或发育不全怎么能够再生?于是,大家便以纯音听力图测试结果作为判断“疗效”的依据,以聋校学生为对象,进行针刺(含电针等)临床研究。随着测听技术越加严格,越是看不到听力有所改变。此后卫生部组织不同中医院针灸大夫负责扎针工作,从1955年到1961年共施行六次实验,耳研所的医师又继续进行了长达14年的实验,合计1001例,结果均未见听力改善。

  1966—1976文革期间,以军宣队为主体在全国许多聋校进行针刺治聋哑实验,他们的结论是聋生能够喊出“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最强音。《聋哑病的治疗》一书中也强调语言训练的重要作用。从严格的意义上说:他们的成果是从“语训”中得来的。这次运动持续了近十年,被称为针刺治聋哑的第三波高潮。

  邓教授和其他科研人员经反复实验,得出针刺治聋哑无效的结论,当时不准公布,直到1981年才得以发表。

  1979年后,以长春耳聋医院王院长为首,提出所谓:“中医中药加针刺,气功、穴位注射综合疗法治疗耳聋。”当时媒体各种报道,甚至美国耶鲁大学的教授也来参观访问。邓教授曾在80年代末亲自参观过这种治疗。他们采用综合治疗为主,对于耳聋患者,判断疗效多如电反应测听(ERA),阈值变化几个分贝(不同仪器有用声压级SPL或听力级HL为标准)来评价。如前一次为95dB,此后90dB出现反应,即认为“进步”再治疗几个疗程,阈值达到85dB便认为“有效”,实际上这种10dB改变并无重要价值。

  近十年来,在不少医院和药房以及中医门诊部销售“耳聋丸”或自制“复聪汤”用以治疗聋人,实际上大多是哄骗病人,以谋取经济利益。

  正如卜行宽教授所说的误导误医严重,聋人很受损害。邓教授自1979年开设门诊20余年来,见到许多令人痛心的实例,不少家长因盲目相信这些游医广告而害了孩子。0-6岁的聋儿,如果能尽早选配助听器或植入人工耳蜗,并且经过长期的语言训练,是可以使许多聋儿走一条“聋而不哑”的光明坦途,几乎和正常听力人一样生活、学习的。而有一些家长轻偏偏信了这些骗人无效的治疗,错过了聋儿的最佳康复时机,将他(她)们推向了不能发展口语,只能以手语为主的生活方式,最后可谓“贻误终生”,令人十分惋惜。例如聋儿王某(男),两岁多时配用双耳助听器,家长只因孩子不肯戴用,而去外地“治疗”5年多,用去上万元钱,结果一无所得。最后再回来时孩子已近8岁,丧失了最佳康复机会,最终只能进聋校就读;又如刘某因为家长认识不够,认为助听器昂贵,孩子戴用起来麻烦,又不愿长期在家给孩子进行听力语言训练,最终抱着不到3岁的女儿跑到广州某诊所,进行针刺及中药治疗3年多,只希望依靠这些简便的治疗恢复听力。花了几万元,最终孩子还是不会说话,硬是把孩子推到了哑巴堆之中,真是令人痛心难过。

  事实上,只要按着科学的方法,加上专业人员的正确指导,家长若能充分提高康复意识,听损的孩子是可以融入普小、初中、高中随班就读,与健听孩子共读、共生活、共交往,最终回归主流社会进入大学甚至出国留学也不再是少数。

  21世纪初,国内一些著名报刊、网站陆续刊出一些语出惊人地推出所谓的“生物基因的临床应用——听神经再生修复疗法”、“基因及或再生三联疗法——本疗法打破了耳神经不能修复再生的传统定论,通过激活神经,营养现存,修复麻痹,再生坏死的耳神经几大途径治疗耳聋、耳鸣”、“采用中医中药并辅以脑神经生长素注射液,行气活血、疏通耳窍”等报道,更有甚者竟声称:“攻克耳聋耳鸣难治关——重返清晰有声世界”等等。

  国际上基因治疗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多为对恶性肿瘤及传染病等疾患以及遗传病的基因治疗,在国外1990年才正式进入临床试验。尽管国际上“基因治疗”也还处在初始阶段,但国内打着“基因”的旗号治疗耳聋的广告却不少,然而那些广告上并未说明怎么治。

  试问,你用什么办法将耳聋、耳鸣基因修复?你怎样找出聋人患者的“耳聋、耳鸣基因”?用什么人的“听力健全无耳鸣的基因”来取代传音机构(解剖学上专指外耳道、鼓膜、三个听小骨以及内耳骨迷路中内外淋巴液)和感音机构(专指内耳螺旋器的内、外毛细胞和许多支柱细胞以及相连接听神经末梢组织)?究竟都是通过什么方法修复的?全无介绍!!

  总而言之,科学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人的内耳内外毛细胞一旦损坏是不能再生的。如果真能用基因疗法修复它,再生它,并恢复听力和消除耳鸣的烦恼,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是当之无愧的。无论是聋人患者还是听力学家,听觉生理、病理专家以及基因治疗学专家,应该查遍国内外有关此类问题的专业文献。同时还需做大量实验研究,才能用于临床病人身上。否则只是狂人狂语、痴人说梦,望三思而行,否则只有骗钱之嫌。

  讨论

  1、为什么聋人或聋哑儿童家庭易上当受骗,“耳聋耳鸣治疗”有市场?

  国外的听力语言康复专家,将“聋哑问题”认定为“心理社会问题”(psychosocial problem)。之所以如此归类,儿童听力(语言)残疾属于“不可见的残疾”(invisible handicapped)。意指从聋儿(包括聋人)外表和行为活动各个方面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聋儿始终被父母长辈、亲戚朋友和街坊邻里所关注,常常叹息这些可怜又可爱的孩子。为什么不能试一试这些针刺疗法、基因疗法、耳聋丸等诸多办法,如有可能治好,那该多么好呀!说不定有好转也是好事(从家长心态而言,很多是要试遍所有方法才甘心)。

  聋哑残疾,作为残疾人一个特殊群体而备受社会关爱是很自然的,这自然形成心理社会问题。

  邓教授于1991年访问美国俄克拉荷马卅奥马哈市的Boy‘s town国家听力语言研究中,那里的听力学家介绍在美国也有少数聋童家长出于对孩子的愧疚感和爱护,同样有人试用所谓的各种疗法,结果也是一无所获,所以说它是“心理社会问题”确实是带有普遍性和世界性的问题。

  2、为何游医巫医不在其他常见残疾人身上施治骗钱?

  低视力人士,一般人几乎毫不费力地一眼便能识别出他们的视力问题。肢体障碍人士,也容易判断是不能靠针刺或药物治疗的(不可能针刺或吃药重新长出肢体)。智力障碍严重也容易鉴别出来,几乎没有人希望靠吃药、扎针治疗他们。慢性精神病人,是指精神病发病后超过半年以上而久治不愈者。

  对于这四大类残疾人几乎看不见有人在传媒大做广告宣称能“治疗”他们的“残疾”,即使有类似广告出现,也无人相信,更谈不上“上当受骗”的问题。而那些游医,巫医们也不敢在他们身上施骗发财,只有听力障碍人士容易被糊弄。

  3、耳聋的本质为何?“聋哑现象”因果关系是怎样的?

  了解耳聋的本质,首先必须正确了解耳朵和听觉系统的解剖和生理功能。人耳外部结构主要包括集音传声部分、感音部分和中枢听觉感知部分与语言联合分析中枢,最终听到语言后发出口语及文字语言信息,全过程由输入到输出极其复杂。必须从小有正常听力,发音讲话才能正常。

145086.jpg

  外耳、中耳通常负责收集声音和传递声音。外耳耵聍阻塞,甚至先天性闭锁对听力影响一般多为20-30dB;中耳的3块听小骨及肌肉是人体中最小的构造,若得了慢性中耳炎,即使是鼓膜大穿孔,通常最严重的听力损失不过40一50dB,这时多产生传导性耳聋,重者会波及内耳而发生混合性聋。幼年时期两只耳朵同时出现听损,无疑会影响学习语言,语言发音一般可能推迟二三年,此后有可能逐步健全,若得不到及时的大声教话,多呈现“大舌头、半语子”现象,应及早到医院治疗中耳炎。

  内耳,被深深包埋在颞骨岩部里,结构极为复杂,主要包括内耳的骨迷路、卵圆窗(前庭窗)和圆窗(蜗窗)以及相关的螺旋器(旧称柯替氏器Corti’s organ),内有骨螺旋板,膜螺旋板上覆有内外毛细胞及各种支持细胞,以及盖膜、血管纹(动力源),另被Reissner's(瑞氏)膜相分隔,膜迷路内含内淋巴液。由于这些重要结构是分别浸于内外淋巴液里,钾钠离子含量不同,当声音传到内耳后,产生电位差,发出生物电流,通过听神经直接传到大脑相应部位,使人感知声音的含义。

  内耳毛细胞及蜗轴内听神经末梢有病变者,统称感觉神经性聋(sensori-neurohearin loss)。其病变发生在这部分(见前电镜下毛细胞病变图示)统属于器质性聋或器官性聋(organic hearing loss)。

timg.jpg

  至今全世界耳科专家、听力学家、听生理病理专家均无良策使它恢复或再生。历史上,曾有文献报道鸡胚胎内耳细胞离体培养可以再生,那也只是停留在低等动物—禽类身上的实验研究,与人类内耳毛细胞再生的理想不可同日而语。

  “聋哑”问题,或表现为又聋又哑状况,是指婴幼儿时期,特别是0-6岁时期,少数例子至8——9岁,因各种原因造成严重耳聋。听力损失超过60-80分贝以上,如果未得到早期干预措施,必然影响到学语障碍,轻者“半语子”,重者出现聋哑现象。

  据各国听力学专家统计,全聋(超过110dB)还不到10%,其余90%以上均存在程度不同的残余听力(residual hearing),这一点往往不为多数人所知。因此一是误了早期干预最佳时机,使得不该成为聋哑人的,最终成为聋哑人贻害终生:二是为那些游医巫医所利用,乘机卖假药大搞玄机妙方使聋人或聋儿家长上当受骗,庸医大发不义之财,更有甚者那些游医骗子反过来利用治疗期间,真正施行语训,终能念出几句最强音,以证明他的“治疗”措施获得奇效。这个实质问题必须予以揭穿。

  4、“治疗耳聋”主要存在着严重的鉴别诊断(differentia diagnosis)问题

  在耳聋治疗中,耳科大夫或听力专家,首要的任务是询问病史、做各项必不可少的听力检查。那些利用各种媒体广告宣扬的“耳聋耳鸣有治了”、“攻克了耳聋耳鸣难治关”等等说法,确实把某些人,特别是一些成年人“真的治好”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耳聋临床诊断中,往往夹杂着许多非器质性聋(Inon-organic hearing loss):(1)多数神经质患者。(2)过去有过癔病或歌斯底里(hysteria)发作史,或家族成员中有同类患者的。往往伴随着多年的“轻度”耳病史。(4)文化水平低者多见,农村中常见。常常因吵架、生气或一次激烈的精神刺激易发作。这类患者多有“信则灵”思维方式,据此而言,确实是把“耳聋”治好了!

  此外临床能治好的耳聋还有一种——突发性聋(sudden deafness)。源于两种病因,一是病毒性感染,另一是血管运动性病因所致。对这种耳聋及时治疗,效果较好。突发性聋自愈率有文献报道达到50%左右。12岁以下的聋童,几乎不见这两类患者,应予特别注意。耳聋的鉴别诊断极为重要,否则便会给巫医骗术创造骗钱的机会。

  5、游医巫医都是什么人?

  下述几类人从事骗钱最起劲:(1)从未接受过耳科学、听力学、语音学、听觉解剖、生理病理专业和听力语言康复专业知识训练的人员。(2)水平较低的伪中医。(3)医学知识一知半解。(4)见利忘义者。过去在卫生院做过放射科技术员或者化验员,谎称自己是某大医院医生或某大学医学院进修人员者相当多见。

  6、什么是聋童脱离“聋哑状态”的科学坦途?

  在听力康复中,应该特别注意两大类耳聋患者,一是语前聋,专指0-6岁婴幼儿重度聋者,由于大脑听觉中枢和语言中枢幼年发育最为迅猛,需坚持“早诊断、早干预、早康复”。二是语后聋,多指12—16岁语言能力已基本建立者,16岁以后即使全聋也应及时求诊,并根据个人情况佩戴助听器或做电子耳蜗手术,回归到有声世界,继续主流生活。

 

  本文转载于《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科学杂志》2004年第4期刊登的邓元诚教授的同名文章,稍有修改,仅供各位听损朋友做科普之用。

  邓元诚(北京市耳鼻咽喉科研究所研究员;研究方向:听力学、康复听力学)


深圳航天金悦通科技有限公司 ICP备:16020074号 Copyright © 2015, JYT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网站制作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快递查询

扫描二维码登陆手机版